当前位置:主页 > 财经 > 银行 > 正文

没有这么高的相关度。我们担心的经济周期、地产产业链等基本面风险

未知 2019-03-25 00:00

⊙陆海晴 ○编辑 吴晓婧

身为80后的中庚基金副总经理、首席投资官丘栋荣用4年时间在公募基金行业打出了自己的名号,人称“机构的真爱”。那么,机构究竟爱他什么?

有人说:“年轻+气盛+路演很棒。”

也有人说:“他的投资方法太特别了。”

丘栋荣自己又是怎么说的?

谈收益之道,丘栋荣说:“坚定践行价值投资,我们给资产的定价只有一个来源,即资产本身的盈利和现金流。”

聊投资之术,丘栋荣说:“我们始终强调策略体系要不断进化,因为市场在不断进步,没有任何历史经验和策略在未来能保证一定成功。”

话风险之思,丘栋荣说:“未来是不可预测的,发生任何事情都是可能的,我们需要做的是在投资目标范围之内正确地承担风险。”

有意思的是,现在很多人认为小盘股的风险比较大,丘栋荣则表示,他的观点正好相反,相对于大盘股,小盘股风险更小。

收益之道

记者:对您来说,投资收益的源泉是什么?

丘栋荣:我始终坚持价值投资策略,即预期的全部回报必须来自资产本身的盈利和现金流,而不是来自交易。对股票的定价逻辑只有一个,就是低估值,这样才会有高的预期回报。

我们赚取的超额收益有三个标准:第一,所有阿尔法收益必须可以用低估值解释,研究员向我推荐一只股票,我只看一点——这个股票是不是便宜。我们所说的便宜是有条件的,是经过周期和风险调整后的低估值。第二,我们要在资产定价、研究方面形成优势。凭什么别人买不到这么便宜的标的,而我们可以买到?因为我们可以识别出它的风险高低,这要求获取的超额回报必须通过我们自身的竞争优势得到解释。第三,我们关注事后结果,但是归因分析获取的阿尔法收益必须通过事前的事实和逻辑解释,也就是说阿尔法收益可以在事前测算出来。

记者:您刚才提到了对研究员的要求,是否能再详细介绍一下如何与投研人员进行配合?

丘栋荣:我们的价值投资策略体系框架是非常清晰明确的,具体来说,就是深耕价值,只做价值投资。因而我们给研究员的任务很纯粹,要求他们永远只关注基本面、资产本身的现金流,不要关注市场炒作的主题,不要去想市场会喜欢什么,因为那些不确定性太高,往往是做无用功。

我们投研体系一致化程度很高,这也是我们的核心竞争优势,不会要求研究员既要做这个,又要做那个。研究员需要做的事很简单,即知晓公司的基本面、盈利情况以及现金流,什么因素会导致股价出现波动,隐含的回报率是多少,核心风险又是什么,最好能画出风险收益率曲线,然后依据这个给公司定价。

标签